路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路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拓宽农技推广最后一公里的主辅路《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2 16:57:11 阅读: 来源:路障厂家

拓宽农技推广“最后一公里”的“主辅路”

牡丹江大鹏新闻网讯 由“中央一号文件”聚焦科技强农引发的话题(下)

“咱村种地现在是越来越简单,良种、技术不用找,自己就送上门来。”聊起今年春耕,爱民区北安乡丰收村农民张国玉一脸轻松。他告诉记者,以往是“咋种地凭经验,选啥种听商店”,现在不但能得到农技专家的帮助,自己所在的新丰蔬菜玉米专业合作社还引进新品种、新技术,社员增收的信心更足了。

张国玉今年备春耕的“惬意”是近年来我市探索农技推广模式的一个生动例子,但专家也坦言,要让更多的农民享受这样的“待遇”,我市还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其中破解农技推广领域中“最后一公里”的困境显得尤为重要。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聚焦科技强农,提出在强化基层公益性农技推广机构的基础上,引导科研教育机构和新型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等参与农技推广,并全面造就新型农业农村人才队伍。我市通过紧抓这些政策机遇,加速壮大以公益性推广机构为主体,社会化推广服务组织多元发展的“一主多元”农技推广体系,“最后一公里”的阻隔也将随之打通。

传受失衡

“农技推广不但要‘说得好’, 还得让农民 ‘听得懂’、‘有收获’,否则就成了‘两层皮’。”在当上林口县建堂乡主管农业的副乡长之前,刘文臣拥有19年的基层乡镇农技推广站工作经验,他向记者介绍了以往工作中遇到的一些难题。

刘文臣说,一方面,随着农村劳动力转移的推进,大量接受新鲜事物能力强的年轻人不再愿意务农,现有农村劳动力学习能力不足;另一方面,随着市场经济发展,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已不再对成员生产经营进行约束,县乡农技推广机构虽然还顶着“官帽”,但农民的态度却已是“愿意听就听”。这些因素让原本“讲讲课”就能推广技术的模式不“灵”了。

与此同时,刘文臣还注意到,不少农民开始主动要技术,但其中一些特色种植的新需求却无法得到满足。其中原因在于,推广的技术主要服务于粮食增产,而对近年发展较快的经济作物指导服务却显不足。

“一边是有技术但不易推广到位,一边是有需求却难以得到满足,这就形成了农技推广中的传受失衡现象。”专家表示,这一现象的产生,折射出了农技推广机构面对新形势、新任务,在推广理念和方式方法上的不适应。长期以来,农技推广主要采用“技术+行政”的方法,许多推广活动以行政命令方式进行,推广的项目多由上级决定,自上而下逐级下达,一些农民的接受能力和需求照顾不周,对市场的回应相对滞后。

“对于在牡丹江,解决传受失衡又比省内其他地区显得更为迫切。”专家表示,我市不是粮食主产区,农业具有自身的特色,追求“‘小农业’有大作为”。这就要求农技推广在保障粮食安全的同时,适应“接二连三”发展的需求,为我市发展精品农业、观光农业、休闲农业、创意农业和涉外农业服务,为叫响中国绿色有机食品之都体提供科技支撑。

“要弹好农技推广这台钢琴,仅靠农技推广机构这一根手指显然不够。”专家如是说。

百花待放

3月18日,星期天,植保专业出身的赵磊没有休息。这一天,他“跑”了阳明区五林镇的两个村,走家串户推广一项玉米种植配套新技术,但只有一位农民同意试一试。

“一天能说服一个就行。”赵磊一脸坦然,实际上,他是一家农资企业的技术员,推广新技术更多的是为了配合新产品的销售。他所期望的是通过一个农民的使用,让技术与产品得到更多的认可,促进产品来年的销售。

相比之下,林口县农技推广中心副主任李品隽觉得自己要“轻松”不少。凭借公益性的“身份”,李品隽每次下乡集中授课都是“前呼后拥”,“只要讲得好,农民就认你”。然而,李品隽认为农技推广机构也有弱点,习惯就技术推广技术,服务主要集中在产中环节,对比企业等新兴推广主体,产前信息和产后商品化等技术服务不是强项。下一页

本文共 2 页,第[1][2]页

广州市天球实业有限公司业务部

广州市华宜洗涤用品公司

廣州硅海電子科技有限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