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路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在这个世界你就是我的一切[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12:14 阅读: 来源:路障厂家

深夜老潘打电话给我得膘你现在方便吗我想在你这里住一晚。

我心里一阵诧异因为老潘的家距离我这里并不远大半夜的不回自己家到我这里干嘛想必遇到了什么难事于是也没细想便答应了。挂完电话后大约过了十几分钟个小时老潘又打电话过来。得膘我现在就在你家楼下你赶紧下来接我。

我看见窗户上沾满了密密麻麻细密的雨点心里一百个不情愿你丫又不是没来过我家自己没腿走上来啊别告诉你又犯路痴了。老潘语气无奈妈的刚才就顾着出门钱包落在家里了赶紧下来帮我把打出租车的钱给付了。

刚把一身酒气的老潘领进门老潘衣服也不脱就直接一头倒在我家沙发上随便扯了一条毯子蒙头就睡。我把蒙在他脑袋上的毯子一角掀开问他怎么回事儿大半夜的有家不好好待跑到我这个破地方干嘛你要不说清楚今晚就别睡了。老潘使劲想把毯子往上扯了扯未果只能垂头丧气的叹了口气还能是什么事儿又跟诗芸吵架了呗。我忍不住扑哧一笑靠你又被你家那位赶出家门了老潘梗着脖子大声嚷嚷放屁明明是我自己主动离家出走的战略性转移今儿就让她看看什么叫做哪里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什么叫做威武不能屈

我笑切我还不懂你明明是怂了三十六计走为上往自己脸上贴什么金老潘神情难得严肃的看着我得膘你再这么吐槽下去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啊。不管了好歹堂堂一大老爷们男人的尊严可以没了但面子可不能丢这段时间先麻烦一下在你这里住几天。她要是不道歉我就不回去了。我傻眼了用力推了推他喂喂说好的不是只住一晚吗要是她不道歉你还打算在这里住多久还有男人的尊严和面子特么不是一回事儿吗老潘却不管不顾直接进入休眠模式沉沉睡去没过几秒竟然还打起了鼾我无语的盯了他半天。只好无奈摇摇头踩着拖鞋回卧室睡觉了。

第二天起床准备洗漱上班却发现客厅的电视开着老韩裹着毛毯缩在沙发一角一只手里握着遥控板两眼无神的盯着电视屏幕里一对年轻男女正在表情夸张的介绍着家用电器的广告。饭桌上还放着一份渐渐冷却的早餐。我吃完早餐后就提着包准备出门。老潘像是突然醒了过来朝我大声嚷嚷中午回来帮我带碗热干面回头给你钱记得一定要是对面老徐那家的让他多放芝麻酱少放辣子我怕胖我应付的啊了几声此时电视里正激情洋溢的扯着嗓子喊“只要九九八没错就是九九八就是这么高质量的产品就是这么低廉的价格还在等什么呢赶紧把它抱回家”的广告词。关上门的那一刻屋里的一切声音戛然而止。

出了门我就把老潘卖了掏出手机拨通了诗芸的电话说你家那口子现在就在我家里蹭吃蹭喝呢赶紧把他领走啊。电话那头传来一女声冷哼声音有些疲惫。你要实在受不了他就把他赶出去他爱死哪死哪。反正我管不着还没等我说什么那边的电话就挂断了。我呆呆的听着耳边传来的急促嘟嘟声慢慢放下电话欲哭无泪心想这他妈到底算是个什么事儿啊。

中午回家我提着刚从老徐那里买来的热干面递给老潘老潘接过拆开塑料袋像是刚从牢里放出来的一样埋头狼吞虎咽起来。我点了一根烟。坐在他身侧静静地看着他狼狈的吃相心里组织着语言寻思着怎么劝他回家。吃到一半老潘动作停了脑袋转向我嘴边还涂着一层芝麻酱。得膘你说诗芸现在在干嘛平时都是我在家做饭虽然做的一般但她这个女人可是傻到连饭都不会做啊。我心想大哥你都不知道的事情我怎么会知道你要是真担心她你就赶紧给我滚回去啊魂淡还没等我说什么老潘又说算了反正我的钱包都丢在家里了她爱吃啥自己去买。好歹也是大学毕业受到过高等教育的人这么大的人也饿不死她。说完又开始心安理得的继续埋头跐溜着面条。我恶狠狠的猛吸一口香烟却被已经接近滤嘴的烟头烫到了手指。

老潘和诗芸算是我的发小从小学到高中我们都是在一个学校念书的过命关系。老潘从小就是表面上一副随和的老好人性格无论别人说他什么就是一副乐呵呵的模样但后面总是会睚眦必报在背地里使阴招非得把面子讨回来不可。但是他对诗芸从不这样每次诗芸心情不爽闷闷不乐时老潘就作死凑上去的故意找话题跟她拌嘴诗芸说不过老潘的油腔滑舌最后急了眼狠狠拧着老潘腰间的赘肉不撒手老潘眼泛泪花冲着诗芸嘴角抽搐着艰难的扯出一张笑脸。还不停贱兮兮的说嘶……没吃饭吗你哎哟我擦用力啊用点劲啊把大爷伺候爽了给你买糖吃哎哟我擦……诗芸因为是单亲家庭的关系性格跟男孩子一样大大咧咧的好端端一个相貌清秀的小姑娘骨子里却是活脱脱的假小子模样年少的时候我们掏鸟窝戳学校死对头的车胎等等这些事情因为诗芸的关系可没少干。当然之所以能够成功。也免不了老潘在一旁助纣为虐毫无下限的支持。所以我到现在还没能理解他们这性格迥异的两个人怎么会走到了一起。按老潘的话说得膘自从我决定要和她谈恋爱之后我就开始相信星座这个不靠谱的鬼玩意儿了你还别说双鱼男和天蝎女还真是他妈的绝配啊绝配你妹啊你以为你们是雌雄双煞啊绝配天天砸教导主任家的窗户吗跟诗芸确定关系后的第二天老潘就迫不及待的提着大包小包的保健品登门拜访了诗芸的家门。问题是偏偏老潘还要把我也拉着一起去。我向他抱怨你一个准女婿上门见岳父为毛非得把我拉到一块儿啊。老潘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紧张的搓着手还不是因为诗芸她爸太凶了打小起只要一看她爸那张脸我就心里发憷这不寻思着有个人一起去帮我壮壮胆嘛。再说要是到时候诗芸她爸恼羞成怒非要活劈了我起码还有你帮我挡刀子为我争取跑路时间啊。

诗芸她爸原来是部队转业干部性格爽直因为知道自家闺女小时候因为经常在外胡闹而导致别人家登门告状从不间断很大一部份都是老潘没少在暗地里推波助澜的撺掇所以一直都很看不惯老潘这小子。也很少给老潘什么好脸色看。酒桌上当老潘一脸热情的不停给诗芸他爸夹菜一边小心翼翼的套着近乎刚想从叔叔改口叫爸爸的时候诗芸她爸虎目一瞪吓得老潘把后面的一个爸字硬生生的给咽了下去。芸她爸一言不发的盯着老潘好一会儿盯到老潘冷汗直冒后。拿起桌上一瓶刚开封的五粮液就往老潘面前的空碗里倒了三分之二。一边说诗芸这闺女大了她喜欢谁跟谁过是她的自由我管不了但是我就是看不惯你小子从小就一肚子坏水的样子。你要还是个男人就把这酒喝了我就考虑考虑你们俩在一起。老潘眼睛发直的盯着几乎要从碗口漫出来的白酒。心里叫苦不迭老潘打小起就属于啤酒半瓶就吐一瓶就倒的类型。这一碗纯度妥妥的五十二度往上走的白酒还不得要了他的小命。老潘意识到诗芸他爸肯定知道他的底子想让他知难而退。老潘看了看坐在一边不停朝他使眼色摇头的我和神色焦急的诗芸心一狠咬咬牙豁出去了冷冷说了句行我喝。就再不废话把碗端起来。梗着脖子硬生生咕咚咕咚把酒灌了下去。喝完酒老潘面色通红的把碗往桌上重重一扣就眼睛一闭直直倒了下去。然后被我们手忙脚乱的送到了医院足足在床上躺了两天。才好不容易缓过来。这场小风波过后老潘和诗芸两个人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

晚上下班回家就看见老潘一个人在客厅里来回不停地踱着步不时抬头看了一眼客厅里的时钟嘴里念念有词妈的这死女人怎么还不给我打电话呢。服个软会死啊。这特么都快到饭点了再不打电话就来不及回家做饭了。

这个时候放在茶几的手机响了老潘欣喜若狂的正准备去接看到我站在玄关里一脸笑意的望着他。立刻停止的动作若无其事的把手机往沙发上一丢装作不屑的冷哼一声的说。我特么就是不接看你急不急。不使出三板斧你就不知道我大中华的老爷们的有什么手段

手机铃声响起了第二遍。

我看着老潘笑了起来你真不接啊老潘色厉内茬不接爱谁接谁接身为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怎么能这么容易屈服敌人的招安之下呢。我笑哟看不出来你还这么硬气啊老潘硬气地说那可不是糖衣炮弹这些不入流的招数怎能瞒得过你潘爷的法眼说着老潘心虚的偷偷瞟了一眼茶几上不停震动的手机。

手机铃声响起了第三遍。

还没等我说什么老潘动如脱兔般连滚带爬的冲到了沙发一把抄起手机在我一脸鄙夷的神情下迫不及待按下了通话键。一开口就是谄媚味十足的“喂~”死老潘你又躲在哪里浪隔着两三米我都能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尖锐的女高音

你也不看看都几点了还不赶紧滚回来给我做饭你想饿死老娘吗

是是是马上回去马上就回去。电话这头老潘唯唯诺诺的连连应着。

饿了吧想吃点啥路上我去超市买点食材回来。哎哎哎你别哭啊都怪我还不行吗咱们再也不吵架了以后你说了算党指挥枪你指哪我打那你说一我不说二。我答应你以后下班就回家再也不跑饭局了行不

挂了电话老潘兴冲冲的腆着脸皮凑过来不好意思的说哎哎得膘借我两百块去买菜呗。哥们现在资金紧张回头还你。我从钱夹里抽出两张红色毛爷爷一脸坏笑的递给他瞧你这出息说好的男人的尊严和面子呢这么快就屈服在敌人的淫威之下了老潘面不改色的仰天大笑一声用没拿钱的一只手抹了一把头上根本不存在飘逸发型的短寸。语气不屑的说去他娘的面子我还赶着回去给我媳妇做饭呢。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填饱我媳妇的肚子更重要的事情了。

在这个欲望纷扰的世界你就是我的一切。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